腾讯分分彩 > 励志文章 >

城里的孤影

城里的孤影
>

一间小屋,逼仄幽暗,半米宽两扇对折小玻璃窗一边外向敞着,另一边紧关着,玻璃上灰尘粘重,透着长久未清洗的痕迹。从这里望去,下面是一条长长的小巷,巷子两边有旅馆、超市,还有饭店、小摊及城市的老住户。此时,夜幕初上,狭窄的小屋只漏着一点暗淡的微光,巷子两旁则亮起了“金友宾馆”“敬华超市”“丽丽美发”等招牌,给安静的小巷增添了一份热闹来。

待在小屋里百无聊赖,破旧的19寸的电视,播放着丝毫提不起兴趣的节目,朝辉便披了一件夹克走出房门。他来到小巷子,路边的小摊贩在烧烤着各种麻辣小食品,想到还没吃晚饭,这烧烤的香味又直面扑来,朝辉便向小摊走去,买了几串垫垫肚子。吃完,他来到一家小饭馆,点了一盘炒菜,一瓶啤酒,吃了两碗米饭,一共12块钱。

朝辉是一个月前来到南方这座小城,说它是小城,是因为它的面积不大,但城市的经济却很发达,且当地人精于商业,大多数都很有钱,所以小城虽小,在全国却很有名气。朝辉也是奔着别人的说道才慕名来到这里,心盼着能在此地谋个出路。一月辗转,日子过得飞快,朝辉依旧没找到一个满意而稳定的工作,但这期间,倒做了不少临时工,譬如,在某公司搬了两周货,又在工地做了几天小工,还倒卖了一些小饰物,断断续续也挣了小钱足以维持目前的生计。前几天,刚搬到城郊这栋破旧楼房的小隔间里,因为没有工作,所以终日觅求,或者待在这间小屋里睡觉、看电视,又或是去附近的网吧上网,焦躁又乏味地过着一天又一天。

酒足饭饱后,他漫步在悠长的小巷子里,天越发暗了,他拐过街道,来到腾讯分分彩计划一座桥上。桥上来来往往人很多,也有驻足在桥上看远处并不明亮的风景,他们畅聊着、笑谈着,开怀、有劲儿,从他们的神情中,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的某种活力。朝辉站在一旁,静听着他们聊的内容。

只听其中一人说:“这叫倒霉,偏偏摊到她头上了,听说她携款跑了,公司已经被接管了”

另一个附和:“是啊,我昨天还经过了她那家公司,空当当的,一个人没有,现在就等着政府处理了。”

又有人接着说:“我还听说,棉纶公司的老总是她的担保人,投了八千万,这下不仅钱打了水漂,估计棉纶也脱不了一些干系。”

几个人就这样你一句他一句地扯着,津津有味;在这个小城,只要是关于公司和钱,都能提起人们的兴致,尤其像老总携巨款跑路这样的消息更能叫他们内心沸腾。

朝辉听着他们的神侃,心里升起了一阵激动,但一下子这股热劲儿又消失了,跑路担保、千万上亿,明晃晃的关于金钱的事实着实不小,但都是别人的,和他没有任何关系,他权当听了个故事。

几个人依旧在聊着,但他却没再继续听下去,他吹了会儿风,便离开了桥,来到另一条小街道。街道尽头搭了一个台子,灯光打照得十分明亮,台下聚集了一群人,攒着脑袋听台上主持人滔滔不绝。朝辉怀着几分兴趣走了过去。

原来,这是一家公司在搞一个“惠民活动”,主持人宣讲着他们的产品,煞有介事地倒数一二三,让台下的人争先出费五元、十块,就可购得多重礼品,譬如,大卷纸、洗涤液、小风扇、微波炉,还有最大件——空调。每当主持人拿腔拿调地营造起氛围时,台下就喧闹一片、争相举手,有的甚至拿出钞票径直往台上跑,着实热闹。

朝辉站在人群后面,远远地看着台上台下的忙热互动,微微笑了。他觉得很好玩,但只是静静看着而没有参与——就当是无聊的夜晚一个免费的消遣,看了一阵他就走了,他腾讯分分彩计划知道,那些都不是他真想要的。

往返的路,带着几分昏暗。台子那头的喧闹声渐渐远了,他又拐回到那条小巷里。此时的小巷安静了很多,路边的小摊也只剩下一两家。他继续走着,看到前面丽丽美发还亮着灯饰招牌,一晃一晃的,照射出几丝光亮。店门还大敞着,偶尔走出一个女人,身着单薄,往小巷两头看看,然后又回去。朝晖明白那是什么地方,在这小巷待过的几天,他早已听闻了里面的风月花草。他想着哪天也进去看看,做个“美发”,看看里面的手艺到底如何,便也不枉在此一遭落住;但今夜他没有兴致,他看到那明亮的招牌和女人,还是径自朝着黑暗的楼道拐去,上楼来到自己的小屋里。

打开清冷泛白的灯光,小屋子的逼仄更加凸显了。朝辉双手摊开,躺在床上,周遭一派寂静,偶尔传来隔壁细碎的一声响。他睁着眼睛,望着空空的天花板,若有所思。又一天过去了,又度过一个稀松平常的日子,小巷、小屋,重复、徘徊,听听故事、看看热闹、想一想发廊里的女人。想着想着,他睡着了,明天又是一个新一天,他在逼仄小屋里醒来,也许上午,也许下午。